下载app
咸阳
客服免费电话:
400-6758-019
您的位置:首页>本地资讯> 照顾咸阳瘫痪儿的母亲病倒 数位八旬邻居接力照顾
在线装修报价
您的装修预算约
材料费:?
人工费:?
设计费:?
质检费:?

照顾咸阳瘫痪儿的母亲病倒 数位八旬邻居接力照顾

更新时间:2017-11-24  

曾借调教育部工作,公派英国留学,是家人眼中的骄傲,然而一场大病彻底改变咸阳孔先生的人生,如今瘫痪在床,离婚后,老母亲挑起重担。然而几年下来因劳累过度,11月11日,80岁的孔妈妈也病倒了……

  现状:儿子生活无法自理 母亲突发疾病住院

  80岁的马海棠家住咸阳人民西路国棉二厂小区,是一名老纺织女工,原本应该是领着退休工资,带着孙女,安享晚年的时候,然而2011年的一场变故,彻底打破了这个家庭的幸福。

  马海棠每天的精力都放在照顾瘫痪的儿子身上,至今6年如一日。儿子小孔今年41岁,一米8的身高,每天搀扶儿子坐下、躺下都是件很吃力的事情。马海棠家住小区一楼,儿子自从瘫痪后,她很少出门,每天除过照顾儿子起居,还要帮助鼓励儿子进行肢体恢复锻炼。

  今年11月11日,早上起床,马海棠上厕所,突然一阵头疼,站都站不住,一旁的邻居得知情况后,连忙将她送往医院救治,经诊断为脑出血,需要住院治疗。“年龄大了,再加上照顾儿子过于劳累,身体撑不住。”马海棠的邻居张玉莲说。

  11月22日,马海棠家里,邻居张玉莲正陪着小孔做肢体锻炼。小孔自从脑部手术后,一条腿没了知觉,而且语言功能也受到影响,说话口吃而且缓慢,但思维还算清楚。两室的小居室内,小孔靠着轮椅来回慢慢活动,但从轮椅坐到沙发、床上需要人搀扶。

  “以前腿部都不能动,无法站起来,这几年,妈妈一直照顾我,坚持中医治疗和康复锻炼,现在身体状况好多了,能站起来了。”孔先生说。

  过去:公派英国留学 在高校工作

  孔先生是家中独子,1997年从西北工业大学毕业后留校,因工作表现出色, 2002年借调到教育部工作,2007年被公派赴英国谢菲尔德大学学习两年,回国后到陕西一所高校工作。

  在孔先生家中,保存着多张他在英国留学期间的照片,还有他曾获奖的摄影作品,照片上的孔先生年轻帅气,和眼前的他判若两人。“我学的是国际贸易专业,留学回国后在高校里负责留学归来的教师管理工作。”孔先生说。

  在马海棠眼里,儿子是她的骄傲,邻居们都很羡慕马海棠有一个优秀的儿子。“这孩子乖得很,很优秀,以前能公派出国留学,那可不多见,小区的人都知道。” 马海棠的邻居王贞贤说。

  回国后,孔先生步入婚姻殿堂,在西安有一套单位住房,很快,他们的女儿出生,一家人幸福美满,然而好景不长,一场灾难却降临到这个幸福的家庭里。

  变故:患脑瘤手术后半身不遂 生活无法自理

  2011年,孔先生被查出脑瘤,需要手术治疗,前往北京一家医院进行手术。“从2009年开始身体就有点不舒服,检查后医生让做手术,但后面因为回国再加上工作忙,所以手术一直拖到了2011年。”孔先生说。

  原本以为手术之后就能恢复,继续投入工作,没想到手术之后,孔先生再也没站起来。“病情拖得时间太长,手术之后,一条腿没了知觉,语言功能也受到影响。”孔先生说。

  儿子瘫痪在床,这对马海棠无异于晴天霹雳,老伴去世早,儿子是她的骄傲,也是希望,如今,儿子瘫痪在床,马海棠眼泪都快哭干了,当时的马海棠已70余岁,面对家庭变故,她只能接受。“妈妈那会一直鼓励我,要坚强,但我知道她也很伤心。”孔先生说,从那时起,他的生活起居都由妈妈照顾,离婚后,女儿由妻子抚养。

  “女儿现在已经9岁了,我想她了就看看照片。”孔先生说,自从离婚后,他再也没有见到过女儿。

  温暖:老邻居和爱心志愿者们接力照顾母子俩

  如果说生活对孔先生母子有些残忍的话,那这些如亲人般的邻居给了母子俩不少温暖和帮助。张玉莲和马海棠同是棉纺厂的退休职工,马海棠住院后,一直放心不下儿子,张玉莲便和其他老姐妹们承担起了照顾小孔母子两人的任务。“他们母子俩太不容易了,在咸阳又没什么亲戚,小孔是我们看着长大的,我们看着都心疼,所以过来轮着帮忙照顾一下。” 张玉莲说。

  和张玉莲一起的还有王贞贤、李素帧这些老邻居,她们都已经是80岁以上高龄。自从马海棠入院后,几个邻居一直轮换着在医院和家里之间跑。孔先生喜欢读书,特别喜欢科学类书籍,在家里的沙发上,放着极简科学课和大设计两本书,因担心身体的缘故,张玉莲时不时要唠叨几句,“少看点,对眼睛不好。”

  得知孔先生母子的情况后,公益志愿者李桂英也加入到爱心接力当中。“志愿者们帮着邻居照顾母子俩生活,还通过手机语音和视频,让母子俩了解彼此每天的生活及健康状况。”李桂英说,母亲牵挂着在家的儿子,儿子担心着躺在医院病床上的母亲。

  11月22日,在陕西省核工业二一五医院,病床上的马海棠显得清瘦却又坚强,身体的疼痛时不时让她紧缩一下眉头,从西安过来的侄孙女在病床边守着她,“她整天念叨着儿子……”

  目前,母子俩靠着退休金和单位给的部分生活费勉强度日,对于以后的生活,孔先生想到总会低头沉默,或不住摇头,有时又轻声自言自语道,“不敢想……”

  华商报

相关文章

Copyright (C) 2009-2017 365azw.com 版权所有 津ICP备05003302号